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情感专区 普罗米修斯的四个梦境

普罗米修斯的四个梦境

元素概述:火:我是遥远星空下的幽灵伟大的主人我不愿是你的奴隶早在我到来之前有个声音告诉我在未来的土地上是我最为忠诚土地:这儿满是鲜血是残暴是无尽的嘶吼他焚烧了整个人类的灵魂甚至那枯竭的生命文化:诗人向我走来画家像我走来流浪的人啊我苦苦等待着你大地角落里的人啊我苦苦等待着你民族:大山里淳朴的歌谣是我的灵魂喂马,劈柴我用这有限的双手在无限的土地上播撒下一粒种子盛开在你刚健的骨骼第一幕幕起:(我沿着耀眼的光芒爬去)(沉落在熊熊烈火的黑暗)火:那是我的生命也是我的灵魂<一>那是一片光亮因为荒诞而焦躁因为冰冷而恐慌你近在咫尺没有一丝温暖你就在我身旁贪婪的吮吸着严寒当太阳从大地上升起当内心得以平息当我的梦境蒙上一层薄纱只见你四下摇摆的身影落在遥远的西方坐在那青黑的石阶上是一颗残暴的心在消亡不是生命,不是悲伤是在上千年的旅程里人们早把你遗忘笑的是她的眸子像一弯明月靠在我残暴的家乡笑的是她的白发像点点星光飘洒在回家的路旁你只是火不只是光亮我喜欢你灼热的脸紧贴在我的心房捻一把故乡的黄土在这个荒蛮的年代里扎根善良的人啊你何必惆怅灰蛾看到枯竭的火光这是土地的恩赏悲伤的诗人我静静守在路旁嗅着你马蹄印的清香在古老的歌谣里在无尽的黑夜里鲜血顺着眼泪流淌<二>那是飞雪那是寒霜我用咽喉激起愤怒偶然走过严寒留下一丝温暖我亲爱的土地你托起我柔弱的身躯那干涸的河流断枝的枯木燃烧着灵魂粉碎着坚强的心是谁的骨头怎么刻着一份忧愁怎么落在碑冢间怎么让我去问候那是滚滚的黑云那是一缕晓烟惹来了徐徐的雨熏黄了父亲的脸我只是火不是光亮(或许是无穷尽的温暖)<三>我摇摆的不是身体是灵魂是我对大地的真诚幕闭:第二幕幕起:土地:你踩踏着我的身躯我把你高高举起<一>河流,大山那一刻,我心绪奔腾河流波涛滚滚只因为你们我养育的人民弓着身子正是大山的沉稳只因为你们我的子民大火从我的脚趾毛发、肌肉一直烧到背脊这是热情你是寒风是太阳我承载不了你你却把我唤醒乞丐,诗人这不是最好的判定只在我的皮肤上只盘旋在孤独的山顶躲在我眼前独自舔舐伤口的人我想象着你那是汹涌的河流是无止息的烈火是大海那狂躁的风你是深沟里的绿树结满纯洁与神圣在这个巨人的眼里你们死了一个诗人我死了一片土地<二>古老的历史呵在我梦里久久不去冗长老巷的灯笼随着又一次生命的彷徨落下又升起上千年的古琴弹断了多少叹息残红的夕阳下是我思念的辛酸与畏惧想起耕牛的汗珠想起插秧人弯曲的背脊想起我肩上的白菊想起你强健的双臂你在我走过的那个路口留下足迹你曾安睡在这里盖上我斑白的胡须瞭望垛在我额头的稻草依旧燃烧的故土飞鸟守着飞鸟的孤独鸿雁守着鸿雁的凄苦你们都将死去在我荒芜的城里在我高耸的乳房在我残破的身躯<三>总是光着脚幕闭:第三幕幕起:(只看到荒凉沙漠里干涩等待的人)文化:天色还早我却被遗弃像个迷路的孩子像条不知所向的小溪<一>古朴的歌谣唱在梦里我要唱出战场的气势是大刀是轰鸣的火炮就像裸奔的感觉是清凉是幽默诗歌戏弄文人文人戏弄自己巧手的妇女你绣出了我大好的山河让那妙龄的少女如何妒忌静坐在房檐下的老妇穿着的是长青大树披起的是白云仙雾古树下的老者提着锈迹斑斑的烟袋回味的是年少时骑着狂风的日子我把岁月木刻般的印在心里总有一个标题我们都把这叫做回忆听风诉说故事细雨书写文明我只在风里只在雨下只在莫大的苍白里<二>焚烧了我的梦是历史的证明片片纸灰遮蔽的双眼杜康酒香飘千百年我诞下一个孩子他是人类的精神是这几天还没飘去的幽灵我只是一朵小小的云浮在你的心里我不只是云还是这个民族的根深深扎入整个人类的灵魂无际的蓝天广阔的大地我正如你们的孩子别把我遗忘在历史的长河里我曾无比辉煌历史、文明我要借这一时的豪放从容的喝一口鲜露挥动你手里长刀斩断当下的信仰<三>哪里来?来到哪里去在路上不断的行人幕闭:第四幕幕起:民族:多少勇敢活在那天昨天的人怎让今天化成一道影<一>一个民族在与一个民族对话不是我在偷听,呼喊犹如悲鸣像夜的祈祷像无声息的期待像流浪的幽魂街上没有灯屋里没有灯街上没有灯屋里没有灯在大山里在空洞的山洞里那个湖水旁我留有一点光明干柴点不燃民族湿润的心恰如浓厚的血水和着一斗灰尘我们的声音还在飞翔欲望把彩虹的颜色借给云雾的人生我不要消亡在无尽的岁月里挣扎在世界流失犹如凶暴的屠夫斩杀着善良的人民<二>当我死时世界呀请在沉默中点亮灯火,我将死了又死以明白这无穷尽的生<三>假如你愿意就熄了这灯火幕闭:终
场幕起:<一>火我的骨头诗人<二>
不要怕我我只是一个诗人不要怕我或不是诗人幕闭: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让那些呼唤留在心中
(散文诗外一章)

作者:庞广龙

标签:,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