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世劫

一道绝美的背影临窗静坐,不语西下的残阳美醉了每一位来客嗜血的眸子微微发顿微微一笑,惊艳“我叫潇潇”,空灵悦耳他张了张嘴没一句言语短暂相交的目光似让空气都显得呆滞留下了绝美的背影嗜血的眸子依旧冷漠只是多了一刻凝望楼下的背影短暂的邂逅仿佛让他害怕清风楼的窗边仍然是一道背影残阳依旧只是把绝美的背影换成了孤寂的身形待续…………

〈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夜如墨,风无声,就连星、月都一并失了踪迹,巍峨城墙上只余几盏灯笼照明,衬以斑驳泥墙显得岁月幽长。

她一袭红衣伫立于城墙之上,目光落在了不知名的某处,妖艳的妆容加上她绝美的容貌在这城墙上终究是不配。

“咻……”

漆黑夜空上绽放了绚丽烟花,一朵接一朵应接不暇,她抬眸,微微扬了嘴角。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已是热闹一片,只是这热闹不曾入她的眼。

“当真要走吗?”一道男声传来,她不曾回眸已知是谁,“是。”

男子看向她,只见她绝美的侧脸被冰冷覆盖,而这一切皆是因为他,“留下来好吗?”他乞求,她始终是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我累了。”她红了眸子,目光仍旧不落在他的身上。

“我已经下旨废除后宫,今生唯你一人,等洵儿长大了,我们便归隐可好,你不是一直想去看海的吗?”他微微扬起嘴角,心里已经没了底气,他赐予的伤害已经让眼前的这个女子疲惫不堪了。

她嗤笑,“你永远不知道我要什么,你根本不爱我。”

他低了眸子,双拳紧紧攥住,“是,你说得对,我不了解你,所以把你困在这里,是啊,我不爱你,我们之间本就是交易。”

他以言语报复,她凭什么说他不爱她。

他眼睁睁的看着她,试图找到一丝伤感,可惜的是只有冷漠,他呵呵笑了,无比凄凉,你伤她至深还妄想得到她的原谅吗!

“我从未爱过你,就像你说的只是交易罢了,你给我的伤害我不会忘记,还有我的家人。”她闭目,往日种种又浮现出来,她深吸一口气,抬眸看向大街,为什么满目繁华竟也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他的眸子已泛红,“好,就算你不爱我,那洵儿呢!你总得为了他吧!”

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理由,他知道她心软,或许用洵儿能让她留下。

“我已经让人把洵儿带走了,如今皇城再没有可以束缚我的了,我和你也没有瓜葛了。”她对着他微微一笑,好似真的释怀了。

他转身,“原来如此。”他迈动缓慢的步子,心里空落落的,她是真的恨他,就连洵儿也带走了,皇城深深,只留他孤家寡人一个。

幽暗带走了他的背影,她终于也泪流满面……

北疆的冬天来的更早,不过深秋就已下起了雪,一所中原风格的院子里已被白雪肆虐,妖艳的红梅格外招摇,她同一位俊朗男子坐在石案下,她的身上还盖着雪白的狐貂,身下也垫了厚厚的锦被,她靠在男子的怀里,那张绝美的脸孔已是惨白,就连嘴唇都失了血色,她的目光落在了外面的白雪,纷纷扬扬,像极了数年前的初见,而那红梅也差点染红了她的眼,“下雪了。”

“过了这个冬天,我便带你去看海。”男子下颚靠在女子的青丝上,眸子已泛红。

“我怕是熬不过了。”她的眼角流下一滴泪,北疆的冬天来的更早,他那里应该还没入冬吧,今年冬天,他会不会想起她,还是会恨她。

“傻丫头,世上怎么会有你熬不过去的事情,战场上你活了下来,跟一群男人斗智斗勇你也活了下来,后宫斗争你也活了下来,就连洵儿你也平安的把他生了下来,你的命大的很。”男子抱紧了她,生怕她下一刻便会离开。

她看了苍白的远方,是吗?她记得那次枪林弹雨里他把她护在怀里,他被箭刺中,险些身亡。还记得那天也是这样的一个下雪天她被罚跪,结果小产了命悬一线,是他衣不解带的照顾她,还有生洵儿那次,她听见他很生气的叫太医舍小保大……

标签:, , , ,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